天也让她们涂绿了

来源:未知日期:2019-10-16 浏览:

  在早春的日子里,当四周一切都发出闪光而逐渐崩裂的时侯通过融解的雪的浓重的水气,已经闻得出温暖的土地的气

  息,在雪融化了的地方,在斜射的太阳光底下,云雀天真烂漫地歌唱着,急流发出愉快的喧哗声和咆哮声,从一个溪谷奔向另一个溪谷。

  春风带了新绿来,阳光又抱着树枝接吻,老树的心温柔了,它抛开了那些讨厌的云儿,也来和自然嬉戏。你看,她有时童心发作,将清风招来密叶里,整天缥缥缈缈的奏出仙乐般的声音。她们拼命使叶儿茂盛,苍翠的颜色,好像一层层的绿波。我们的屋子便完全浸在青翠之中,在树下仰头一望,那一片明净如雨后湖光的秋天,也几乎看不见了呀!天也让她们涂绿了!绿天深处,我们真个在绿天深处!

  譬如说,在阳春三月,微微煦暖的天气,使你干什么都感到几分慵倦;再加整天的忙碌,到晚上你不会疲惫得像一只晒腻了太阳的猫么?打打舒身都嫌烦。一头栽到床上,怕就蜷伏着昏昏入睡了。活像一条死猪。熟睡中,踢来拌去的乱梦,梦味儿都是淡淡的。心同躯壳是同样的懒啊。几乎可以说是泥醉着,糊涂着,乏不可耐。可是大大的睡了一场,寅卯时分,你的梦境不是忽然透出了一丝绿莹莹的微光么,像东风吹过经冬的衰草似的,展眼就青到了天边。恍恍惚惚的,屋前屋后有一片啾唧哳哳的闹声,像是姑娘们吵嘴,又像一群活泼泼的孩子在嘈杂乱唱;兀的不知怎么一来,那里“支幽”一响,你就醒了。立刻你听到了满山满谷的鸟叫。缥缥渺遥的那里的钟声;也嗡嗡的传了过来。你睁开了眼,窗帘后一缕明亮,给了你一个透底的清醒。靠左边一点,石工们在丁咚的凿石声中,说着呜呜噜噜的话;稍偏右边,得得的马蹄声又仿佛一路轻的撒上了山去。一切带来的是个满心的欢笑啊。那时你还能躺在床上么?不,你会霍然一跃就起来的。衣裳都来不及披一件,先就跳下床来打开窗子。那窗外像笑着似的处女的阳光,一扑就扑了你个满怀。

  六月十五那天,天热得发了狂.太阳刚一出来,地上已经像下了火.一些似云非云,似雾非雾的灰气低低地浮在空中,使人觉得憋气.一点风也没有.祥子在院子裏看了看那灰红的天,喝了瓢凉水就走出去.街上的柳树像病了似的,叶子挂?层灰土在枝上打?卷;枝条一动也懒得动,无精打采地低垂?.马路上一个水点也没有,乾巴巴地发?白光.便道上尘土飞起多高,跟天上的灰气联接起来,结成一片毒恶的灰沙阵,烫?行人的脸.处处乾燥,处处烫手,处处憋闷,整个老城像烧透了的砖?,使人喘不过气来.狗趴在地上吐出红舌头,骡马的鼻孔张得特别大,小贩们不敢吆喝,柏油路化开,甚至於铺户门前的铜牌好像也要被晒化.

  太阳透过榆树的密密层层的叶子,把阳光的圆影照射在地上。夏末秋初的南风刮来了新的麦子的香气和蒿草的气息。北满的夏末秋初是漂亮的季节,这是全年最好的日子。天气不凉,也不顶热,地里还有些青色,人也不太忙。

  中秋前后是北平最美丽的时候。天气正好不冷不热,昼夜的长短也划分得平匀。没有冬季从蒙古吹来的黄风,也没有伏天里挟着冰雹的暴雨。天是那么高,那么蓝,那么亮,好象是含着笑告诉北平的人们:在这些天里,大自然是不会给你们什么威胁与损害的。西山北山的蓝色都加深了一些,每天傍晚还披上各色的霞帔。

  在十月的云雾之下。颜色慢慢的褪了,山顶上已经盖了初雪,平原上已经罩了浓雾。

  ……潮湿的树林缄默无声,仿佛在哭。树林深处,一只孤单的鸟怯生生的叫着,它

  似乎觉得冬天快来了,轻纱似的雾里,远远传来羊群的铃声,呜呜咽咽的,好像从它们

  残秋又要尽了,起伏得缓慢的老年山坡,渐呈苍黄之色。山麓的林丛中,散着无数像枯骨一般的灰色的树枝,景象异常荒寞。幸得还有几丛白色的山茶花,和深红色的枫树叶,点缀其间,添些色彩。 (张资平《飞絮》)

  风已比前尖削;太阳时常蒙着雾一般的头网。淡淡地发着光,灰色的云的流动显得呆滞而沉重。寒冷包满在大气中。野外的草木恐怖的颤抖着,无力拖曳它们翅膀似的,时时抖下萎黄的残缺的叶儿,一天比一天裸露了。远处的山仿佛火灾后的残迹,这里焦了头,那里烂了额。一切都变了色,换上了憔悴而悲哀的容貌。(鲁彦《呼吸》)

  夜中月明,寒光浸骨,双颊如抵冰块。月下的景物都如凝住,不能转移。天上的冷月冻云,真冷得璀璨!重衾如铁,除自己骨和肉有暖意外,天上地下,四围的一切,都是冷的。我何等的愿在这种光景之中呵。(冰心《寄小读者》)

  花儿凋谢了,叶儿枯黄了,灰色的云笼罩了天空,森林忧伤了。随后雪落了起来,白色的冬天的毯子便盖住了大地。(王任叔《凄情》)

  

  展开全部当你游览在青山绿水之中,当你沐浴在阳光雨露之中,当你散步在满天星空之下,当你小憩在小草野花之中……我想,没有一个人会不为大自然创作出这样的杰作而感到惊叹。

  记忆中也游过很多的地方,有险峻的黄山,有秀丽的桂林,还有……然而,那次的九寨沟之行,却让我彻彻底底地惊叹了一回。

  形容九寨沟,不是单单一个“美”字所能表达清楚的——那儿,古朴的栈道,斑斓的彩林,青蓝色的湖泊,缭绕的云雾,壮丽的雪山,还有或别致,或与众不同的瀑布……哦,对,还有那充满了民族风情的藏族寨子……或许,拥有这其中的任何一样,都是至美的一道风景线。

  之前,我们就听说藏族人把这儿的湖泊称为海子——大海之子,一点不假,当我第一眼看到九寨沟的湖时,还真就把它当成了大海之子——青蓝色的湖水,与蓝色的大海的颜色比起来,真可谓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毕竟是湖泊,总是比无边无垠的大海小的多,难怪,藏族人会把这里的湖泊称为海子!走在水边的栈道上,放眼望去,青蓝色的湖水与四周山上的彩林的颜色形成强烈的层次感,树的颜色有青翠的绿色,耀眼的红色,古朴的墨绿,淡雅的黄色……看到湖水与彩林的颜色的搭配如此美妙,我不禁感恩大自然,感激大自然的恩惠,感谢大自然带给我们这么美妙的视觉享受!

  海子除了青蓝色的水色外,还有一个特点——清澈。湖水很深,甚至最深的地方达到了103米,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只有一米深——因为,你很容易就能看到湖底,看到湖底的鱼或是“佁然不动”,或是“俶尔远逝”。甚至有人嘟哝道:“都说水至清则无鱼,可为什么这儿的鱼还这么快活?”更有甚者吟起了毛主席的诗词:“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是啊,到了九寨沟,有谁会不为大自然的创造而折服呢?又有谁会不感恩大自然呢?

  看完了各式各样的海子,还是觉得缺了些什么。思前想后,我猛然间发现这儿似乎还缺了些生命力。这里的一切景色、色彩虽然美丽,虽然艳丽,虽然让人眼花缭乱,但是,它们毕竟都是静物,静静地躺着,让人觉察不出丝毫生机。怀着这样想找出一些生命力的心境,我不断地环顾四周,可却没有找到心中的那股生命力。于是,我往前走了几步,希望有新的发现。刹那间——当我的视线越过一座山后,我看到了前面的一片芦苇荡。我眨巴眨巴眼睛——并没有看错啊,可是,通常而言,芦苇都长在海拔800米以下的地方,可九寨沟的海拔都达到了3000米,在这样的高原地带,为什么还会生长着芦苇呢?而且,为什么这儿所生长的芦苇更高,更大呢?

  是的,高原对芦苇来说无疑是个恶劣的环境,但是,这些芦苇并没有因此而退缩并放弃这块地方——它们选择了适应环境,选择了勇敢的挑战它们的生存环境,选择了面对现实,选择了靠自己的努力来证实芦苇也同样可以生长在海拔3000米甚至更高的地方!于是,它们成功了,成功地生长在这片高原地上,甚至,比平地上那些不求上进的芦苇长得更高、更大。

  走在木栈道上,我不禁被这群顽强的芦苇折服了。在我的眼里,它们不仅仅是一群芦苇——在我眼里,它们更象征了今天的人们所不可缺少的勇于面对现实的精神和顽强的意志。或许,如果一个人能像这片芦苇荡一样,不屈服于恶劣的生存环境,能够面对现实,能有顽强的意志,那么,他将一定会像这高原上的芦苇一样,是成功的!

  有了这番感悟之后,我不禁更加感恩大自然,不仅因为它带给了我们视觉上的享受,更因为大自然给予了我人生的启示。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